《尼爾!尼爾!橘子皮》

發布時間:2017年7月5日  閱讀次數:9098  

A.S.尼爾,是曠世天才還是狂想者?是一位帶領人類走向更美好教育的不朽人物,還是一個現世的盜火者


尼爾生于1883年,他親歷了一個毫無快樂可言的教育體系:少年時被束縛于課桌,被迫學習成年人認為有益的一切;他順遂內心的感受與指引,不忘初衷,在歲月長河積聚的各種資源的鼓舞下,潛心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教育體系。如今,這套別具一格的教育體系,已經在他那所位于沙福郡鄉村的學校里被實踐了將近百年。


夏山學校成立于1921年,至今仍走在時代前沿;尼爾自夏山開門第一天起就廢除了對學生的體罰。所有的孩子都擁有選擇進教室聽課或去戶外玩耍的自由;校內許多規則交由學校例會裁定,全校學生都享有列席投票權。毫無疑問,夏山學校開創了全世界范圍內少兒民主自治的先河。


夏山學校創始人A.S.尼爾個人傳記
自美國、英國、德國、西班牙、日本、葡萄牙、芬蘭等多國出版后
首次登陸中國
獨家收錄尼爾和夏山學校珍貴照片
走進教育思想家的精神世界





“尼爾!尼爾!橘子皮!”這個書名原本是我用來刺激那些“冥頑不化”的教師的,但是也將被世界各地的學生所了解,尤其是那些被嚴格管教的、從未有機會聽說夏山學校的孩子們。
為什么我會收到成百上千封孩子們寫的信?不是因為我有一雙迷人的眼睛——不,不是那樣,只是因為夏山學校的理念觸動了他們的內心,貼合了他們對自由的渴望,回應了他們對來自家庭和學校的權威的憎恨,實現了他們與長者互動的愿望。在夏山,不存在所謂的代際鴻溝,倘若存在,我在日常例會上的提議就不會出現半數被否決的情況,一名十二歲的女生也不可能當面對老師說“你的課講得真無聊”。我必須補充說明,自由是相互的。因此,我們的老師也可以對孩子說“你真是一個討厭鬼”。
我可不想被世人追憶成一位偉大的教育家,實不敢當。倘若能夠被后人記起,我希望是緣于我曾努力突破年輕人與長者之間的鴻溝,是因為我曾努力勸說教師誠實地面對自己,丟棄那些代代相傳的使他們孤立于學生的盔甲。在人們的追憶里,我愿意是一個堅信憎恨毫無療效的普通人,一個始終站在孩子們一邊的普通人——借用荷馬·萊恩的表述——這是出產快樂教學和未來幸福人生的唯一正確方式。既然可以被夏山的小學生哄叫成“尼爾!尼爾!橘子皮!”,那么,我也樂意被世界上所有的孩子如此稱呼——這就是我,一個信任孩子的人,一個信奉淳樸善意和脈脈溫情的人,一個在權威中只看到控制或多數時候看到憎恨的人。
很快,我將撒手這紛擾的人世,衷心希望后來者能夠回顧我所在的時代的教育,反思這種教育包含的殘暴做法及其對個體潛能的破壞、對正規學習的愚蠢關注。我希望,后來者可以應對所有令人悲觀的事,諸如戰爭、宗教鎮壓和犯罪。那些叫囂著對罪犯施以絞刑的人,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在用阿斯匹林應對闌尾炎嗎?而社會何時才會意識到:正是壓抑的體制在源源不斷地產生著街頭流離失所的窮人、世人的無情和功利型社會,正是壓抑的體制造就了鋌而走險的罪犯和歇斯底里的神經癥患者。
我必須承認,有時,當我思索著年輕一代所面臨的挑戰時,我心懷樂觀;可是一轉眼,當我看到滿是搶劫、謀殺、戰爭和種族主義的報道,我又變得深陷悲觀。我想,這種矛盾的心情一定是我們共同的體會。
 
“橘子皮”尼爾 
          1972年于夏山

什么是r级大片